首页 产品头脑 能源早报 社区环境 作文下载
主页 > 产品头脑 >机枪封锁布袋镇的伤人事件 >

机枪封锁布袋镇的伤人事件

台湾摆脱日本殖民统治,沦入国民党蒋家王朝政权手中,很多中国的恶质文化被带进台湾,一些不肖台湾人也如鱼得水地暴露出汉民族的劣根性,跟着蒋家王朝的贪官汙吏混水摸鱼,加剧了台湾社会的乱象。

一九四六年四月十六日发生在布袋嘴(即今天的布袋镇)的机枪伤人事件,就是这种现象的例证之一。

多位台湾史研究者在探讨战后台湾社会变化时,都曾提到布袋嘴事件,将之列为自蒋家王朝败逃台湾后到二二八事变发生前,具有代表性的重大社会事件,与同年发生的员林事件、新营事件,并称为一九四六年的三大社会事件。

布袋嘴虽然是个小渔港,却因与中国厦门、福州、汕头等地的距离甚近,在战后海禁解除之际,立刻成为跟对岸互通非常频繁的港口之一。蒋家王朝从基隆、高雄两个大港,将台湾的大量民生物资运补到中国战场,布袋嘴港一时也成为运出大宗米、糖的次要港口,布袋嘴就如此不幸地在一九四六年从中国传入霍乱菌。

机枪封锁布袋镇的伤人事件

台湾近代史上,曾经在一九一九年及一九二〇年发生过两次严重的霍乱传染,可是,经过日本殖民政府有效防治之后,一直到终战时,已经完全绝迹。布袋嘴与中国的相通,竟然使绝迹的霍乱复燃起来。

起初的病例不多,负责布袋嘴行政的东石区署和布袋嘴警察所,都忙于谋取私利而不认为几个霍乱病例有什幺可怕。半个月之后,病例却迅速增加,更向南、向北扩散,省卫生单位此时才提醒必须将布袋嘴隔离起来。

一九四六年四月十六日,东石区署如梦初醒,调派荷枪实弹的警察和义警把整个布袋嘴全面封锁起来,通往东石和盐水的所有道路口都架起机枪,禁止人员进出。

机枪封锁布袋镇的伤人事件

当时的布袋嘴大约只有一万人,这里除了盐田和海水之外,并不生产民生物资,必须仰赖外界供应,如今突然遭到封锁,简直形同世界末日来临一般,搞得风声鹤唳。

有关事件发生的经过,当时担任『和平日报』嘉义区负责人的锺逸人,在回忆录中如此记述:

『一些有办法的人还是会钻后洞买通关卡,悄悄跑出去买米、买柴回来,一些没有钱又没有管道的人,便眼睁睁看着有办法的人进进出出,把一袋又一袋的米搬进来,反顾自己,只有挨饿受饥,等着死神降临的份。』

『这些求生不得坐等只有死路一条的饿民,终于不顾一切集体冲破「防线」,接着,枪声和惨绝的哀叫声齐响宛如阿修罗场。』

事件发生后,消息遭到全面封锁,锺逸人在嘉义听到风声,就派了记者进入布袋嘴了解真相,并分别访问东石区署的『半山』区长蒋重鼎和警察所黄所长,即在『和平日报』独家报导,而引起很大的风波。

蒋重鼎和黄所长事后都否认报导是事实,要求该报更正,锺逸人便找该报东石区负责人,也是朴子镇副镇长的张荣宗陪同,亲自再到现场进行调查採访,他们访问了四位受害者和两位目击者,都证实了报导正确。

除了访问之外,他们更认真地找到遭机枪扫射的门扇、窗槛,不但上面都有弹孔,连子弹都还留在里面,他们设法把子弹挖出来请人鉴定,也证实都是机枪子弹。

隔天,『和平日报』继续以显着版面报导了调查採访的结果,使得这桩事件的真相有了更完整的呈现。那几天,该报因为报导此一事件而销路大增,不过,蒋重鼎和黄所长则暴跳如雷,锺逸人当时颇受了一些压力。

出身于朴子的新竹县长刘启光(也是『半山』,属于蒋家王朝的特务系统),曾经向锺逸人关切该项报导,说了诸如『大家都是蕃薯仔,能饶人处且饶人』之类的话。

这次事件在当时到处一片混乱的情况下,蒋家王朝根本无暇处理,事实上也不屑处理,受伤民众因投诉无门只好自行医疗,布袋嘴在此事件后不久也撤消了封锁,所以,就不了了之。

比较严重的是,霍乱自此再度大流行,总计全岛的罹患者多达三八〇九人,死亡者二二一〇人,死亡率五八%,后来获得美国的医疗支援才受到控制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